第275章关于萧锦舟

    季寒光合上文件,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接到宁栀的电话,他真的很诧异,这个女人浑身散发着讨厌他的气息,仿佛和他多说一句话都能要了半条命,怎么会主动打电话给他啊?

    他下意识觉得,是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宁栀一开口便是问萧锦舟的事情,问他知不知道萧锦舟。

    季寒光一脸黑人问号,“谁?”

    宁栀只能把事情的起因结果告诉了他,季寒光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失忆了吗。不管知不知道,现在都是不知道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真的笑死了,他现在连生意伙伴都要事先让助理调出那人的资料记在脑海里,宁栀凭什么会觉得,他会知道萧锦舟这个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名字?

    这回换宁栀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忘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欠考虑了,也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实在神秘,我查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查到他的一点信息,偏偏这人行事又透着一股邪气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季寒光点了点头,“你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之前的车祸也是他的手笔,我就没法袖手旁观,虽然我脑海里没有一点印象,但可以帮你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季氏集团的情报部,可是逆天的存在,萧锦舟是吧,给我一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得到那边的回应,季寒光挂断了电话,脑子里面想的全是宁栀,也无心去看桌面上那份文件了。

    恰好念儿跑了过来,几乎是肌肉记忆那样,季寒光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,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,但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的他,对念儿的态度都始终如一,那就是使劲宠!

    父女两个玩了一阵,季寒光又想起来宁栀,这个最近占据他脑海的女人,开口问念儿:

    “念儿,爹地问你一个问题,我没失忆以前,是不是宁阿姨的舔狗?。”

    念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老半天,似乎是在仔细思考,小小的年纪并不懂什么叫舔狗,但她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词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念儿还是点了点头,“我觉得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宁阿姨还是陆阿姨的时候,你就对她很好了,宁阿姨暴露真实身份之后,爹地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天天跟在宁阿姨的屁股后面。”

    季寒光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小孩的话,才是最冰冷冷的现实。

    他又想到念儿所谓的“母亲”,宁烟,似乎那份介绍过往的文件上后来就没有她的记录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宁烟去哪里了吗,最近都没有她的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种作恶多端的人,好像突然就人间蒸发了一样,连应有的惩罚都没有受到,多少会让j人觉得意难平。

    提到宁烟,念儿的表情都暗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她幼小心灵里不可触及的伤痛,光是想想都难过的想要掉眼泪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已经努力控制了,还是不免表露在脸上,季寒光看出了她的难过,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罢了,那个女人绝对不可能好过的。

    已经是待罪之身,就这么躲躲藏藏的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,早晚有一天他会收拾她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季寒光去了和宁栀约好的地点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去的很及时,没想到宁栀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季寒光拎着公文包,落座,看着对面的宁栀挑了挑眉,“来得这么早啊,看来你真的很想知道这个萧锦舟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宁栀懒得理他这些废话,只是抬眼,不动声色的掀了掀眼皮,“所以说你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季寒光:“我早就说过,季氏集团的情报部无敌,当然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他便落座,从公文包里取出厚厚的好几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有关于萧锦舟的生平,都在这里了,资料很细,估计你也没那个耐心看,所以我简单的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萧锦舟这个人,确实不简单,你查不到他的身份,是因为他本来的身份见不得人,所以被人为的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原本是方家的私生子,母亲区工作的酒家女,十四五岁的时候来到方家,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,总之是让方家认下了他这个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虽然认下了,方家人并不待见这个私生子,萧锦舟在方家的生活bing没有很好,但是萧锦舟不在乎,因为他只把方家当成自己的跳板,十八岁的时候出国读书,顺便搞投资……顺带一提,他这个人虽然孤僻阴翳,却在投资方面有着超凡的水平,短短几年就创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,之后不断的扩展,到了今天,萧锦舟已经是好几个境外财团的掌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那个境外财团你知道吧?甚至比不过他的十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宁栀静静的听着季寒光的讲述,震惊于萧锦舟的实力,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好几个境外财团,却也有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方家?我怎么没听说帝都还有方家的豪门?”

    方和萧都不是普通的姓氏,要是有的话,她的记忆一定非常深刻,可是她很确定,帝都是没有这两家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方家。

    季寒光对她的质疑没什么感觉,“当然了,因为方家已经被萧锦舟搞没了,他功成名就之后,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仇,在他的动作下,方家不但所有的资产沦为负资产,清理的清理,卖的卖,方家七口人还全都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长舒一口气,“所以说啊,萧锦舟真的是个危险的人物,能不靠近就千万别靠近,你对他这个名字陌生的原因,是他复仇的时候没用本名,用的是jack这个名字,再加上有意的掩盖,这些事情早就被人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宁栀若有所思,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我都没有把柄,应该不会为了帝国酒店的事情找我麻烦才对,可是为什么他一次又一次的针对我?”

    她想破了脑子,也不记得曾经得罪过他啊,而且在这之前,她都不知道萧锦舟这个人的存在!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季寒光又开了口,只不过这一次他看着宁栀,表情有些尴尬。